當前位置:首頁 > 上海自貿區 > 上海自貿區 > 上海自貿區管委會:央行將擇時發布自貿區金融

上海自貿區管委會:央行將擇時發布自貿區金融

責任編輯:上海方銀企業登記代理有限公司  發布時間:2016-02-27
分享到:

上海自貿區管委會:央行將擇時發布自貿區金融

距離中國(上海自貿區掛牌已經一個月有余,然而相關細則仍未出。正如沖高大幅回落的股市 ,曾經盛贊自貿區的輿論和信心似乎也開始急轉直下。在11月1日上海舉辦的一場自貿區論壇上,專家、律師以及曾經參與上海自貿區方案設計的學者均表達了對上海自貿區未來的憂慮。中國社科院世界經濟研究所國際投資室主任張明更是在當場質疑:“到底是上海自由貿易區還是上海不自由貿易區,是在上海試行開放,還是試行管制?”

高層博弈成障礙

通力律師事務所高級合伙人秦悅民注意到一個細節:送審版的上海自貿區方案與公布版不同,公布版里面文字更簡略。“從中可以看出博弈成分。理論上,上海市政府直接向國務院辦公廳匯報,但是國務院下有各種‘會’,上海市政府不可能事事都直接跳過那些部門去請示。所以中央政府相關的職能部門(在決定自貿區未來)當中還是要起很大作用,許多細節不寫也暴露了很多問題。”

社科院張明也觀察到自貿區背后的深層次博弈。“這次上海自貿區的推進條條框框之間出現了很大的博弈。這次自貿區試驗似乎是上海地方政府在一些高層領導推動下強力往上推,在此過程中可能沒有太多與部委之間有非常密切的協調。這導致不良后果是,現在上海方面提出了很多政策方案到部委那就無法通去。我覺得這是很重要的障礙,上海自貿區獲得更好的發展,條塊之間一定需要協調,發生共識。”

秦悅民對上海自貿區名稱的解讀似乎也印證了張明的看法。“中國(上海)自由貿易試驗區,首先,‘試驗’二字代表了不確定性。‘中國(上海)’也很有意思,要拿到中國這個名稱對于企業來說太不容易了。很有可能最初上海方面提出‘上海自貿區’,‘中國’是北京加上去,結合‘試驗’二字解讀--上海在新一輪改革開放當中要有更多擔當,做成了在中國復制,如果有一些不妥當的地方上海多承擔一點。這個跟股東不一樣,盈虧都是30%。什么叫做擔當?如果不好我多承擔責任,成的話我的功勞還是次要。”

此外,此前民間流傳的自貿區方案中曾經提到將允許LME等境外交易所在上海自貿區內設立交割庫,但遭到證監會等相關部門的反對,認為將對國內現有交易所產生較大沖擊。而近日,證監會公開三令五申,境外交易所目前不得在我國境內設交割庫,這似乎間接表達了證監會對自貿區開放程度的態度。一名業內人士也曾對和訊網表示,央行細則曾經下發但旋即又被全部上收。

秦悅民對和訊網表示,自貿區未來推進情況仍有很大不確定性,需要央行、外匯管理局出臺相關法律。就現階段來說,自貿區可操作空間較大的是融資租賃。

上海自貿區=不自由貿易區?

與唱贊歌的眾多學者不同,張明顯得與眾不同,他直言對上海自貿區很失望。他說,“負面清單已經出臺,從比較上海自貿區的負面清單與以前沿用商務部的投資指導目錄來看,外商投資產業指導目錄是36項,自貿區是38項;限制類的產業指導目錄78項,自貿區182項;加總起來限制和禁止類過去目錄170項,而自貿區是190項。這到底是上海自由貿易區還是上海不自由貿易區,在上海試行開放,還是試行管制?”

此外,他指出上海自貿區“重金融輕實體貿易存在名不副實”、“服務業開放中的負面清單談不上開放反而是管制加重”、“資本套利很難監管”三大問題。

中歐商學院陸家嘴國際金融研究院院長劉勝軍也表示,負面清單一出,基本已經宣告自貿區失敗了一半,下一個階段就要看金融自由化的相關政策和改革力度,負面清單和金融自由化是自貿區最關鍵的兩塊。

復旦大學世界經濟研究所所長華民也發出質疑:“上海自貿區是貿易自由化還是金融自由化?金融本身不創造財富,凡是離開實體的經濟活動都是泡沫。約束上海自貿區的因素是什么?就是空間約束。如果真的開展貨物貿易,28平方公里遠遠不夠,28平方公里一定只能搞金融,建幾座大樓,在里面敲敲鍵盤。”

開放很難促進改革 資本賬戶開放需緩一緩

上海交通大學安泰經濟管理學院教授潘英麗在現場提出了一個新穎的觀點--人民幣自由兌換不等于資本帳戶開放,對于人民幣國際化來講,貨幣的自由兌換其實并沒有那么重要,貨幣的自由兌換實質對應的是行政管制的退出,但是并不意味著資本市場的全面開放。

“國際上普遍認為貨幣不能自由兌換,貨幣怎么可能是國際貨幣呢?事實上,信用貨幣的信用主要取決有沒有穩定的購買力,拿了你的貨幣能不能買到商品,而且價格是穩定的。中國假如制造業已經占全球30%,拿了人民幣可以買到中國的可貿易商品之后,才是資本市場開放--除了能夠買到吃喝拉撒,還要投資。”

在潘英麗看來,資本賬戶開放取決于兩個條件:一、通過法律和經濟的手段能否對資本流動進行監管檢測,是否具備管理能力;第二,中資企業和金融機構是否具備在海外資產配制能力。從現在來看并不樂觀,中國買美國國債平均回報率只有2%,美國的投資在中國平均回報率在中國則高達20%。如果上述條件不成熟,資本市場開放就是可能會帶來很負面的影響,目前全球熱錢都是虎視眈眈看著中國。

對此,張明也表示贊同:資本帳戶開放速度已經足夠快,應該稍微緩一點,慢一點比急一點好。“現在國內改革都遭到強大既得利益集團的阻撓,但資本項目開放卻只有少數幾個學者唱反調,這個阻力很少,但是未來的風險很大。”

他說,在2001年中國入世之前,國企基本上退出制造業領域,是先有對內開放,國企退出。現在服務業名義上要開放,但如果不先打破壟斷,先讓民間資本開放,那么對外開放收效甚微,民間資本始終做不大,也無法促進中國服務業發展。上海自貿區或成為下一個“新舊的非公36”。

上一篇:上海自貿區首個地塊北交所高溢價成交

下一篇:上海方銀:外商投資的公司合并、分立注銷登記應當提交的材料

云南时时彩开奖号